[厌世的句子]早高峰1/5叫车无法满足 北京滴滴网约车高峰期涨价

时间:2019-07-12 星期五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电磁场理论

7月11日,北京市滴滴网约车高峰时段价格上涨。根据此前滴滴发布的价格调整说明,将实行新的计价规则,工作日北京高峰时段起步价、里程费均调整。调价之后,早晚高峰期打车会更贵,但是在平峰期更便宜。

滴滴方面表示,随着市民出行需求的增加以及安全与合规工作的深入开展,北京的供需紧张问题日益显著,高峰期出行难、区县供需差异大等情况突出。为了平衡供需关系,对北京的网约车价格作出相应的调整。

北京率先调整价格,高峰时段将涨价

根据调价方案,滴滴将北京划分为5大区域,第一区域为东城区、西城区、海淀区、朝阳区、丰台区、石景山区、昌平区、门头沟区;第二区域为顺义、通州、大兴、房山区;第三区域为密云、怀柔区;第四区域为延庆区;第五区域为平谷区。

5大区域的划分依据什么?滴滴介绍,这次针对北京城市的不同区域的出行需求、出行距离、交通情况、司机分布不同,导致局部区域供需差异明显的问题,采用了分区调价的方式。

此次价格调整涉及快车、优享、专车等服务车型,包括工作日与休息日的调整。以第一区域北京主城区为例,工作日期间,早高峰时段(06:00-10:00)滴滴快车的起步价、里程费均上涨、时长费不变。起步价由13元涨至14元,里程费由1.6元/公里上涨至1.8元/公里,时长费依然是0.8元/分钟。

滴滴内部人士介绍,调价后,网约车订单的计费标准均以起点区域标准进行。该人士还解释,网约车价格主要受城市供需状况、当地消费水平、收入水平和能源价格等因素的影响,其中最重要的影响因素是城市的供需状况,供需关系变化从根本上决定了价格的波动。每个城市的情况都各不相同,价格水平和价格调整都会根据城市具体情况而变化。

早高峰3.5公里路程较调价前贵3-4元

对于滴滴调价,用户夏女士表示,“调价后,家里到单位的行程费用上涨2-3元,肯定增加了出行成本,但是如果确实要用车,也不会因为贵了几块钱就不打了。”

“现在主要出行平台都布局专车市场,普通用户常用的快车鲜有玩家,希望更多出行平台进入快车市场,也希望快车与出租车的费用相对平衡。”用户程先生希望,出行成本不要增加太多。

滴滴司机有自己的看法。7月11日,滴滴快车司机李师傅表示,“根据滴滴与司机的抽佣规则,若车费上调,最会分摊给平台与司机。司机收入肯定有所提高”。

“油价浮动与气温上升也影响出车成本,如果没有调价,成本都在司机这边了,收入就少了,调价可以降低成本,夏天也敢开空调了。”快车司机王师傅认为,调整价格有利于调动司机的积极性。

新京报记者对比滴滴平台平峰时段系统预估价,调价前,鑫企旺写字楼(幸福大街)至北京西站系统快车预估价38.64元、优享预估价44.82元、礼橙专车 舒适型预估价58.34元,调价后,该行程系统预估价36.7元、优享预估价43.1元、礼橙专车舒适型系统优惠15元后预估价45.2元。

调价前,鑫企旺写字楼(幸福大街)至三里屯太古里系统快车预估价28.26元、优享预估价32.88元、礼橙专车舒适型预估价45.36元,调价后,该行程系统预估价27.1元、优享预估价31.9元、礼橙专车舒适型预估价46.2元。

7月11日平峰时段,新京报记者从潘家园劲松招待所打车至鑫企旺写字楼(幸福大街),3.5公里左右。行程前,滴滴系统预估16.1元,高德地图各出行平台预估价格分别为,出租车16元、阳光出行约14元、滴滴快车约14元、携程用车约16元、AA出行约18元、曹操新能源优惠5元后约20元、神州专车优惠6元约22元、曹操专车优惠6元后约25元、首汽约车优惠3元后约26元、礼橙专车约40元。行程结束后,滴滴快车实际结付14.45元;与调价前该行程13-14元相比,费用基本持平。

7月11日早高峰时段,该行程快车预估价17.96元、优享预估价20.74元、礼橙专车舒适型预估价33.32元。早高峰时段较调价前涨3-4元。

滴滴为什么调价?

供需失衡严重,减轻高峰时段用车压力

7月10日,滴滴“有问必答”第二期内容,重点聚焦了司机和乘客普遍关心的价格问题。滴滴网约车供需策略部技术总监郭飞实名解答了决定网约车价格变化的因素,并向公众广泛征集意见与建议。

有乘客质疑,打车价格经常变,滴滴凭什么说调就调?高峰期涨价,滴滴是在趁火打劫吗?而有网约车司机表示,油价老涨,夏天还开空调,车费是不是该涨点儿?合规后换了车和保险,成本高了收入少了怎么办?

郭飞表示,供需关系从根本上决定了价格的波动。只有出行需求快速增长,城市持续存在供不应求、运力短缺时,价格才需要上调。但当供需平衡时,随意涨价肯定会降低乘客的打车需求,直接影响司机和平台的收入,这也决定了滴滴并不会随意调高价格。

滴滴方面介绍,自2017年4月至今两年多,滴滴网约车在北京的价格一直保持相对稳定,但需求迅速增长,全天呼叫量增长了44%,高峰期呼叫增加了49%。平台通过各种补贴奖励、分时定价、热力图引导、排队、拼车优先等方式尽力平衡供需关系,但供需失衡依然严重。

滴滴方面表示,目前,乘客总体叫车成功率较低。乘客会感受叫车越来越难。目前滴滴快车工作日早高峰1/5的叫车需求没有足够运力承接。为了平衡供需作出对应的价格调整,以鼓励司机出车满足乘客出行需求,同时也鼓励乘客错峰出行,减轻高峰时段用车压力。

其他网约车会跟进调价吗?

其他网约车表示暂无计划

网约车行业仍然未能脱离“赔本赚吆喝”的窘境,包括国外网约车玩家Uber、Lyft目前仍行走在亏损的路上。Uber2018年运营亏损达30亿美元,并预警称,“未来可能无法实现盈利”。

国内网约车巨头滴滴也在亏损。2019年2月,一份滴滴出行内部流传的财务数据显示,公司2018年亏损109亿元。2018年9月,滴滴出行创始人兼CEO程维发表的内部信提到,6年来滴滴没有实现盈利,2018年上半年整体净亏损超过40亿元。当时新京报记者从其他信源获悉,滴滴创业近6年合计亏损约390亿元。

滴滴调价,行业其他玩家是否跟进?首汽约车方面表示,暂无计划。神州专车暂无回应。曹操出行表示,目前,每一座城市都秉承着“动态折扣机制”,根据城市当前的用车需求和车辆配比,系统自动测算折扣比例,在基础价格上进行降价,降低用户出行成本。

■观点

“希望更多网约车平台进入市场”

“滴滴网约车调价是市场行为,不属于政府定价行为,调价一定程度上会缓解供需失衡,但没必然逻辑联系。滴滴作为大平台调价前,应当征求消费者意见。”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表示。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李勇坚认为,网约车的总量由于受到政府管制,在一定的时间内是固定的。要使供给略大于需求,只能通过价格机制减小需求。通过动态调整价格,一部分出行需求不太急迫或认为价格超出预期的乘客,就会选择暂时不出行或者改选其他方式,剩下的就是愿意接受提高价格的人。这样,能够使需求迫切的人的需求基本得到满足。

“企业调价一定程度上为了增加营收。平台单方调价,行业可能也会跟进,但若用户强烈反弹,最后或有监管部门介入,希望更多网约车平台进入市场,竞争是市场经济活力之源。”刘俊海认为,应该打造消费者友好型的网约车平台,优化诚实信用、公平公正、多赢共享、包容普惠的网约车市场。

新京报记者 陈维城 编辑 徐超 校对 薛京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