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邮电职业技术学院分数线]邬贺铨:真正实现5G应用 还是要独立组网

时间:2019-08-15 星期四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电饭锅蛋糕的制作方法

“到2035年,5G将为全球经济平均产出增加4.6%,对应到中国GDP上增长接近一万亿美元,为中国就业岗位净增加950万人。”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在8月15日的2019凤凰网科技峰会上分享了一组预测数据。

5G带动经济增长的能力获得认可,5G技术的落地和应用也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在新京报智慧城市研究院7月智慧城市舆情榜单中,5G应用获得最高关注。5G目前能做到什么?在终端上会有什么不同的表现?5G带来的安全挑战又要如何应对?新京报记者就此采访了邬贺铨释疑。

5G何以一秒钟下载电影?

当5G工作在毫米波频段时

自5G为大众所关注以来,“一秒钟下载高清电影”一直是人们热衷讨论的特点之一。但邬贺铨认为,这个宣传并不完全正确。

“现在中国的5G,频段在6G赫兹以上,目前运营商只有100兆的带宽,峰值速率也就1.4个G,这还做不到1秒钟下载一部电影。为什么有人说1秒钟下载一部电影呢?当5G工作在毫米波频段,就是6G赫兹以上频段时,它的一个载波就有800兆的带宽,这时的峰值速率就能支持20个G。一般高清视频也就20G,所以电影1秒钟就可以下载,是从这个意义上讲的。”

邬贺铨认为,5G对于消费者的意义远不止于节省几秒钟的视频下载等候时间,5G凭借高带宽、低时延两个特点,为虚拟现实技术提供了强而有力的支撑。除了游戏、医疗、培训、旅游、购物等应用领域,通过VR、AR技术为边远地区的教育提供教学场景,例如物理实验、化学实验的演示,也将是非常广泛的应用。

“移动通信领域的应用,更多还是在网络能力具备的条件下出现的。3G刚出来时,一开始没有智能手机,也没有微信;3G提供能力后,就催生了这些东西;4G刚出来时,微信不能支持视频,也不能移动支付,当能力具备之后就可以;5G也一样,现在想象不到的东西,到5G推广开时可能就会出来。”邬贺铨说。

非独立组网是假5G?

最多两年,运营商将从非独立组网转向独立组网

随着5G手机的推出,非独立组网(NSA)和独立组网(SA)两种组网模式成为用户的关注点之一。二者有什么区别?非独立组网是不是假5G?消费者应该如何选择?

邬贺铨介绍,非独立组网使用的还是4G的核心网,只是增加了5G的基站,让5G的终端用户享受宽带的能力。因为它的核心网没有变,所以相对容易实现。但它的缺点是,它对宽带的利用效率没有那么高,也不具备高可靠、低时延、大连接的能力。如果仅仅面向消费者还可以用,但如果不具备低时延、大连接的能力,工业互联网基本不能实现。

尽管非独立组网是国外运营商普遍采用的模式,但邬贺铨认为,5G的三大优势——高带宽、低时延、大连接,没有独立组网是做不成的,要实现真正的应用,尤其是在工业互联网领域的应用,还是要走向独立组网。独立组网要基于新的5G核心网,改造核心网并不容易。

“在其他国家都用非独立组网的情况下,中国走独立组网的路,就意味着中国在这方面要承担引领更多的责任和挑战。”邬贺铨说,“尽管中国的战略目标是清晰的,并不妨碍供应商从比较容易的非独立组网出发开展一些业务。”

邬贺铨认为,最多两年,运营商会从非独立组网转向独立组网。届时,只有非独立组网模式的终端就无法获得独立组网模式的能力。目前市场上拥有“双模式”的手机价格较贵,基于当前人们更换手机的频率较快,他建议,用户可以根据自身的使用需求和消费能力来进行选择。

要信息化还是要安全?

风险增加,应对手段也在增加

邬贺铨表示,5G把信息化的技术和应用推向一个新高度,会使得信息化比过去更广泛、更渗透、更密切地应用于工作、生活、产业方面。随着工业互联加深而来的是风险的加大,信息安全问题囊括了从个人的隐私泄露到企业的数据安全隐患,涉及基础设施企业,例如电网、高铁、航空等,还可能从经济问题升级为生命安全问题。

怎样在不因噎废食的前提下提高抗风险能力?邬贺铨认为,除了传统的“老三样”——防火墙、入侵检测、过滤外,还需要增加主动的安全防御。

“不是等病毒来了才发现病毒,才想着怎么解决木马、黑客,而是通过人工智能、大数据预先感知网络上的一些微小异常,提前去控制,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帮助我们识别安全问题。”邬贺铨说,“当然现代信息技术也是一把双刃剑,我们可以利用人工智能来分析病毒攻击,黑客也可以利用人工智能来发现网络的薄弱环节,双方总是在博弈。”

邬贺铨提出,5G面对的安全风险越来越多,安全应对的手段也越来越多。安全问题不仅要从技术上解决,还要从机制、管理上去解决。机制上,加强企业联动,加强政企合作,建立威胁情报共享联动机制;管理上也不能有了防火墙就高枕无忧,安全的警钟必须长鸣。

新京报见习记者 陈诗怡 记者 陈维城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刘军